FREE CONSULTATION:  408-289-9688
Open/Close Menu San Jose & Los Angeles Divorce Lawyers

本文为腾讯新闻官方栏目《一线》专访周氏法律集团周媛律师(Joanne Zhou from The Zhou Law Group)的头条文章,腾讯原文链接请点击:

https://view.inews.qq.com/a/20210514A0E5AH00?tbkt=E&uid=

作者:胡梦莹 责编:柳星张

5月13日凌晨,张恒在腾讯新闻分享了他与郑爽争夺孩子抚养权的结果,法院支持他的诉求,判得张恒拥有儿子和女儿的抚养独立决定权,还给郑爽少量的抚养时间。14日,腾讯新闻获得完整公开判决书。备受关注的抚养费问题究竟有没有结论?张恒为什么最新微博态度如此谦卑,而只字未提郑爽不是?为什么法院不判父母享有共同抚养权?《一线》独家专访到美国周氏法律集团周媛律师(Joanne Zhou from The Zhou Law Group. ),为我们解读疑问。

1、法院只确定了抚养权归属,抚养费问题双方若私下协商不成可再申请开庭

有关郑爽是否需要支付抚养费、以及抚养费金额等细节,判决书没有提及。法庭的审理内容包括:法院来处置安排父母亲看顾孩子的抚养权时间,决定父母亲谁有为孩子做决定的权力,以及孩子的抚养费。但是,法庭决定把抚养费问题单独拎出来另行处理,先处理孩子抚养权的问题,并把开庭内容仅仅限于抚养权和为孩子做决定的权利。另外,关于抚养费的问题,法庭要求双方先私下协商,如果协商不成,再申请法庭开庭审理。

周媛律师称,关于孩子抚养费的确定,要考虑双方当下的收入水平和赚钱能力,过去积累财产、资产本身和抚养费没有关系,但这些财产和资产目前新产生的收益和抚养费有关。目前郑爽面临天价赔偿,还被揭偷税漏税,如果郑爽有收入就需要付抚养费。关于这部分,需要郑爽主动披露收入情况,或者张恒向法庭申请,如质疑其有收入,可以让律师去查。

至于为什么是郑爽支付给张恒,是因为郑爽的具体抚养时间比例比较少,所以需要向父亲一方支付。

2、郑爽主张代孕且反悔,张恒独立赴美照顾孩子

判决书显示,法庭认定郑爽是孩子生母,张恒为生父。孩子们通过代孕出生,父母双方都为中国公民,而孩子都是美国公民。

据判决书,郑爽张恒二人于2018年6月开始交往,同年12月开始讨论代孕。郑爽想要一男一女,在猪年出生,并且希望出生时间相近。由于张恒忙于工作,一开始是郑爽主导代孕事宜。

在双方交往期间,他们联系了两家代孕机构,两个胚胎分别进入一个在科罗拉多州的孕母,一个进入拉斯维加斯的孕母。双方一开始都没有对孩子有详细的规划,但确实有打算把孩子带回中国抚养。

2019年9月,双方不友好地分手了。郑爽单方面寻求中止妊娠或者被陌生人收养的程序。张恒得知郑爽的计划后,单方面行动起来,对孩子负起责任。

双方对于到底张恒有没有阻断郑爽和孩子,有完全不同的故事版本。但是不管怎样,郑爽没有参与任何孩子的出生。而张恒一个人来到了美国,见证孩子的出生,并照顾和抚养孩子,且在丹佛建立了一个家。张恒的双亲之后也从美国过来一起照顾两个新生儿,张恒自此开始以单亲父亲身份养育两个孩子。

两个孩子出生后,2019年底和2020年初,由于疫情对国际旅行的影响,直到2021年,郑爽都和孩子毫无关系,是像陌生人一样的存在。

2020年8月24,郑爽向法院提交了抚养权的申请。

2021年2月11日,郑爽来到丹佛,在自己的租处购置婴儿床等育儿用品,想把孩子接到自己住处。至3月开庭,郑爽探视了2次,每次少于2小时。第二次探视的时候,儿子哭了整整40分钟,女儿表现僵硬。郑爽单照看女儿,完全没有尝试去安慰孩子。

这些都让法官难以相信,郑爽有意愿和能力跟孩子建立关系。

3、郑爽被认为毫不关心孩子 直到被曝光代孕才开始采取行动进入孩子的世界

法官认为,郑爽一直以来都对孩子忽视。孩子出生前后,直到郑爽本人到美国,郑爽都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了解孩子,比如索取孩子照片、参与孩子生活,也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学习和准备如何为人母。

郑爽知道孩子的出生,但在她和张恒2020至2021年的微信交流中,郑爽没有一次提及孩子相关的东西,完全对孩子不好奇,聊的都是过去的感情纠纷以及中国的那起经济案件。反观张恒一直居住在科州和自己的母亲一起,全职照顾孩子,但受签证限制无法工作。

法官表示,张恒郑爽已无任何关系,他们也没有动力和能力来配合共同抚养孩子。法官同时认为,双方都有过错,都没能把孩子利益放在高于他们对失败恋情和经济纠纷的怨恨,而把所有和照看孩子相关的重要决定都扔给法庭来处理,对于二人的表现非常失望。

法官认为,父亲(张恒)会把孩子的利益放在自己之上,但是母亲(郑爽)不会。法官说,哪怕郑爽有问过孩子的信息,都会让法官相信郑爽有意愿和能力跟孩子建立关系,但郑爽是直到2021年1月中她的职业受到了影响才开始采取行动进入孩子的世界。但是如果没有那个公共事件影响到她的事业,法官怀疑她都不会寻求孩子的抚养时间。而这个公共事件,应该就是张恒在微博上自曝和郑爽的代孕,从而导致郑爽的声名一落千丈的事件。

周媛律师分析,这是法官判定张恒独立抚养决定权的原因。因为首先法官不认为双方可以共同做有建设性的决定,从而有利于孩子,共同抚养反而不利于孩子;其次,郑爽过去的行为让法官认为,她只考虑自己的需求,不能为孩子做有利的决定。

判决书中还有其他判决,包括父母双方不可以说对方坏话,互相之间的交流必须只能关于孩子,只能用正面的方式表达和交流,同时也不可以把孩子的影像发到公众平台。

周律师称,在美国一般都会有这样的判决,如果双方在庭审里互相揭短的话,法庭认为家长平时的语言需要受约束,以免影响孩子的心理健康。周律师猜测,这也是张恒最新微博态度谦卑的原因。

4、法庭不确定郑爽精神状况是否有问题,探视孩子须有监管人陪同

法庭认定没有发现张恒有精神或者其他健康问题。但是根据张恒提供的可信的证词,郑爽过去确实有精神问题方面的挣扎,有抑郁的行为,所以法官不确定郑爽是否有精神和情绪方面的问题。

判决书中称,张恒认为郑爽探视孩子需要监管人,并且需要去做精神鉴定。母亲想要解除探视监管人的条件,必须参加6个月一对一的专家治疗,帮助母亲稳定精神和情绪,建立和孩子的关系,同时建立照看孩子的能力、和父亲配合照顾孩子的能力。

法官很多次提出,郑爽是需要治疗型的监管人来协助母亲的探视,让她懂得为人母的角色并适应当下的环境。

周媛律师分析,从中充分看出,法官认为郑爽需要学习如何为人父母,也需要精神的稳定性。

5、法庭对郑爽抚养权比例的判定是限制级别最高的,类似家暴一方的情况

关于探视时间,郑爽曾主张一周5天,周一到周五1:30pm到2:30pm,这被法官驳回,原因是她被认为完全不考虑孩子需求,这些都是孩子午睡时间。

周媛律师称,这令人非常困惑,因为郑爽也有律师,这属于法律常识,一般情况下律师会告知。一种猜测是,她故意不想带小孩,所以要求午睡时间带孩子。

关于母亲抚养权的权益及义务,根据判决书显示:从3月24日起,第一阶段探视为母亲有周一、周三、周五 10:30am 到12:00pm探视的时间。母亲会有监管人监管她的探视,并且帮助她提高照顾子女的能力。如果母亲在最初的四个礼拜实现75%以上的探视时间,可以进入第二阶段的探视。否则,会一直停留在第一阶段的探视。

第二阶段,周五的时间会增加到9am到1pm,并且可以从第一阶段的父亲的家附近转换到母亲的家,或母亲指定场所。

如果回到中国,也需要遵循类似时间表。母亲需要在探视头一天的5pm之前告知父亲她第二天是否要探视,否则视为放弃探视,父亲不需要等她。

对比美国其他抚养权判定,这个抚养权比例和限制条件是限制级别相对最高的那种,而且必须要被监管至少6个月,“我们普通案子监管个把月看着可以,就会撤了。一般对家暴方才会有这样的限制。”

谈及为什么是一周三天,每次一个半小时,周律师称,美国法律主张保护小孩,都是让家长适应孩子,考虑到孩子和不熟悉的人在一起太久会精神紧张,所以每次探视的时间慢慢由少量变多,希望孩子可以慢慢适应。

6、父亲有独立抚养决定权,还能随时带孩子去任何地方住

据判决书中,法官将两个孩子的抚养权全权判给父亲张恒,孩子们会随张恒居住。张恒可以随时带孩子离开,或者去任何地方居住。同时他也获得独立的抚养决定权,即法定监护权。

张恒对孩子们拥有唯一的决定权,但他在做出重大决定后的72小时内必须知会孩子的母亲亦即郑爽。所谓的重要决定,不包括父母在与未成年子女共同生活中做出的日常决定,日常决定包括但不限于小型纠正或训练、小型治疗或牙科护理、门禁、杂务、衣着、个人卫生等。在紧急情况下,父母双方均有权签署合法文件,进行医疗方面的决定,或采取其他必要的措施,但有义务尽快通知另一方。

据判决书,张恒也申请法庭允许他带孩子回国。

7、假如郑爽回国后不执行当地判决,美国法官无能为力

关于如果郑爽违反宣判需要付什么责任,周媛律师称,如果她在美国本土违反,张恒可以采取告对方藐视法庭等行动,最坏的是有检方介入的刑事罪。至于藐视法庭的具体量刑,要看当地法律,比如在加州最高5天监狱坐牢。

至于什么是“藐视法庭”,律师称,如果女方在中国拿到抚养权,也可能被认为是违反;迟到早退也可以视为违反宣判,“我见过迟到15分钟被告藐视法庭的。”

但与此同时,如果违反的那方不再回美国,美国法院也无能为力。

Categoryexternal
en_U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