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咨询电话:  408-289-9688
Open/Close Menu San Jose & Los Angeles Divorce Lawyers

本文为腾讯新闻官方栏目《一线》专访周氏法律集团周媛律师(Joanne Zhou from The Zhou Law Group)的头条文章,腾讯原文链接请点击:

https://new.qq.com/omn/20210407/20210407A07IC000.html

作者:胡梦莹 责编:柳星张

北京时间4月6日晚23点,郑爽与张恒抚养权纠纷案终审在美国科罗拉多州丹佛县开庭审理。与上次开庭相同,双方也是在庭审现场互相指责对方,互相阐述对自己有利的内容。但有别于上次郑爽被曝出曾剪掉头发称要出家、虐狗、二次试图自杀等细节,这次内容更多不利于张恒。一些关于张恒阐述的、对郑爽不利的内容,直接被证人揭穿。郑爽方也放大招,新证据直指张恒家暴,曾多次威胁郑爽要打死她。

就本次庭审内容,我们再次专访美国周氏法律集团周媛律师(Joanne Zhou from The Zhou Law Group. )。根据周媛律师的解读,在争夺抚养权官司中,父母的人品并不重要,哪怕过去十恶不赦,只要没有严重精神问题和家暴问题,法官都会倾向于判给双方共同抚养。但抚养权涉及实际抚养权和法定监护权,从目前情况看,郑爽能获得的实际抚养权时间比不会太多,不可能和张恒对半开。另外,如果两周后的宣判结果不令双方满意,任何一方都可以在美国再度起诉,而另一方必须应诉否则视为放弃。他们也可以无视这个结果,回中国后重新打官司,“只要不在美国境内,美国管不着。”

 

  • 法官倾向于共同抚养,符合孩子利益

周媛律师提到,抚养权官司涉及法定监护权和实际抚养权的判决。一般来说,只要一方没有严重精神问题或者家暴问题,法定监护权都是共有的。共同抚养是几乎所有专家和法庭体系都想要追求的目标,因为这被认为是对孩子最高利益的最大保护,“法官一般会奔着这个念头去推进案子进展。”除非一方父母的抚养会对孩子造成重大不利影响,那对于共同抚养的推进就会被暂时搁置。

只有法定监护权完全归张恒,他才有权一个人签字让孩子回国;如果判了共同监护权,张恒带孩子回国就需要郑爽签字。即使郑爽不同意,张恒还能就孩子回国这件事单独起诉,法官会酌情允许孩子办护照回国。不过在庭审时,张恒已经承认郑爽曾主动提出帮自己和孩子回国,但他拒绝了。目前不知道郑爽是否还愿意帮助孩子回国。

至于实际抚养权,主要影响郑爽陪孩子的百分比时间,这个百分比会影响郑爽支付的抚养费计算。“郑爽目前的百分比很低,已经是抚养权里最低的一种方式。她也是在争取更多抚养权,要想马上争到50%基本没可能,她现在是在努力从1%涨到5%或者10%。”不过在孩子18岁成年之前,抚养费和抚养权可以随时再变动。未来如果表现好,法官也会增加她的百分比;表现不好,则会维持现状。不过周媛律师也提到,如果想要增加百分比,也需要再打官司,或者通过双方协议的方式实现。

  • 郑爽可能不需要做精神鉴定,即使有精神疾病也不一定失去抚养权

上次庭审中,因张恒曝出郑爽意欲弃养、自杀等重量级信息,法官曾提到,让郑爽去做精神鉴定。但此次庭审中,并未提及相关医学诊断结果。郑爽是否真的患有精神问题,尚无官方定论。

周媛律师分析称,关于精神鉴定一事,法官可能只是评论了一下,没有给出明确要求。由于庭审还在进行中,法官会在收集所有证据后,才判决下不下这个鉴定。一般在很严重的情况下,法官才会要求做精神鉴定,“除非真的出现非常极端、奇怪的情况,过去都是发生在家暴很严重的案件中。”

不过,即使鉴定出有精神疾病,也不代表郑爽会失去抚养的资格,“要看是什么问题。如果这个精神问题只是影响到平常工作、说话打交道,没有到伤害小孩的程度,还是可以带小孩的。

 

  • 只要不损害孩子切身利益,父母人品好坏不重要

整场官司,张恒和郑爽都在互揭其短。张恒指郑爽虐狗、精神不正常;郑爽方则曝张恒曾上百次的威胁自己。这次庭审中,张恒更被当庭揭穿撒谎,此外也有诸多让他遭到质疑的地方。网上对他的评价急转直下,不少人开始质疑他的举动。法官在庭审中更一度质疑,为什么张恒在怀疑郑有精神问题的情况下,仍选择和她生孩子。

对此,周媛律师称,法官可以问任何自己好奇的问题,因为做判决前,需要了解尽可能全面的背景信息。特别在家事法庭中,双方都会展现出最丑恶的面貌,撒谎、夸大都很常见。无论郑爽还是张恒说的话,法官会从实际角度考虑是否采信,会筛选出有用、可信的证据,厘清权重,“不会因为一句话就下定论,可能100句话都会考虑到。”

另外,父母人品坏不坏跟案件重点无关,关键还是孩子的利益,法官是以是否符合孩子的长远利益为出发点考虑的。“郑爽坏不坏和带孩子没有关系,法官不需要考虑,也不需要浪费时间去听张恒讲这些。”

法官更认为,不管父母过去多么十恶不赦,只要不损害孩子的切身利益,并且现在愿意带小孩,都会尽量替他们创造机会,让父母进入孩子的世界,培养和孩子的情感纽带,“带的时间越多纽带越强,原来想弃子的妈妈可能以后就不想抛弃小孩了,因为产生感情了。”

 

  • 马天宇和张恒的聊天不重要,相关证词不会被采纳

郑爽曾声明自己在2021年2月以前,都不知道孩子已经出生。但本次庭审中,张恒直指郑爽撒谎,给出的证明是自己之前和郑爽圈内好友马天宇的聊天内容。张恒称在2021年1月15日,马天宇曾与他微信聊天,期间表示已经知道孩子出生的消息。他推测,郑爽本人也应该知情。但法官对他的发言没有予以采用,认为张恒是引用旁人的表述。

周媛律师称,这部分内容只能算是道听途说的证据,是法官需要排除、不是合法的证据,“这种证词是不会被法官采纳的。”这个证据即使被采纳,可能再次证明,郑爽有过想要遗弃孩子的想法。“但她过去的想法其实权重较轻。现在她是否还有遗弃的想法,才是法官关注的重点。她还在打官司,还在花律师费,通过实际行动争取抚养孩子,这些都会被法官考虑。只要她愿意为孩子花钱并付诸行动,就证明孩子对她有价值。

 

  • 当事人回国后官司可以再打,美国法律管不到

关于结果,法官称再讨论两星期后,作出最终判决。不过周媛律师提到,在孩子成年之前,法院一般都会持续对孩子的抚养权有管辖权,只要孩子还居住在当地。

按照美国的司法体制,如果有一方发起抚养权更改的诉讼,法官一般都不得不接纳,被告方也必须应诉,否则很可能被视为放弃,“之前有过一个小案子,一年内一方提起十个诉讼动议,被告方也不得不花费大量律师费应诉。这属于有恶性诉讼的伎俩存在。”

除了在美国再起诉,他们也可以回国后再打官司。美国法官可能会要求当事人回到中国登记一样的判决(注:因美国的判决,不会直接同步到国内,因此需要当事人去注册,才会在国内同样生效),但如果当事人不做这件事,美国法官也很难管到孩子离开美国之后的事情,“顶多是来美国之后才能管得到他,但他们可以放弃来美国的任何机会。”

Categoryexternal
zh_CN